Monthly Archives: May 2013

游泰山

上周末终于自费春游了,五岳之首的泰山。 周六首班高铁,10:30 抵达泰安。简单午饭后买了登山杖正午直接从红门开始上山。前半段各处碑碣石刻。红门到壶天阁基本轻松,走走停停看看树木山石上山挺自在。“登高必自”、“仰止”、“听泉”、“名言莫磬”、“初步登高”。过拦路槐至壶天阁——“登此山一半已是壶天”。从壶天阁到中天门路途渐陡,凭栏向上望已可望见云海傍山。 中天门吃喝齐全,也挺便宜,可以休息补给。接下去就是中天门到南天门,直到十八盘前也比较轻松。迎天门后,“云路先声”,过步云桥(“步云桥”三字之下是“中国旅行社导游名山大川”的神广告),“至此始奇”,路经飞来石和五大夫松和迎客松,此处已可眺十八盘全途,宛如登天。十八盘称 1600 级阶梯 400 米高,的确是个难关。开山到龙门为慢十八盘,龙门到升仙坊为不紧不慢十八盘,升仙坊到南天门为紧十八盘。好在阶梯很稳,紧十八盘还有阶梯扶手,最后无险上到南天门。从红门到南天门走了 4 个小时。 南天门订了宾馆休息。晚上就近走了月观峰。玉皇顶就留到明日了。 第二天大早看日出,不过天气云雾较大所以看得不是太真切,倒是途中的海棠花开的甚是喜人。看完日出小睡会,然后由天街上泰山最高处玉皇顶。路上的石刻包括著名的唐摩崖、“五岳独尊”、“昂首天外”、无字碑。“泰山极顶1545米”、“古登封台”。至岱顶“仰观俯查”、“擎天捧日”、感受登泰山而小天下的壮绝风景。回头再上瞻鲁台,这边悬崖陡峭,山高风急。 索道至桃花峪步行下山。这条路线行人稀少,但途中有上山时没见到的小溪流水,却也别致。 周日下午高铁回上海。 建议: 从红门到南天门的主登山路十分完备,台阶稳固,即使是十八盘两边也有石制扶手,没有险途。泰山虽说是五岳之首,但高度逊于华山和恒山,海拔超过 1.5 千米,净高约 1.3 千米。 上山途中碑碣石刻极多,有兴趣的话可以事先做功课。 中天门因为有盘山公路,汽车可以直达,所以东西基本和地面一样价钱。中天门到南天门的补给完全可以在这里做。 如果从壶天阁到中天门这段爬的精疲力尽的人可以考虑中天门到南天门这段走索道,因为十八盘比这段长一倍。 十八盘这段消耗体力和肌力,出汗较多,多带些运动饮料。行百里者半九十。 如果住山顶的话最好还是先预订,或早点上山订下。晚上我们住的宾馆的走廊里也排起了床铺,外面也有不少帐篷。宾馆的人会早上带队去看日出。 桃花峪路线是车道和步道,所以路途较长,赶时间的话也可以坐车,可以各站下车游玩。

Posted in Traveling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IFTTT + Google+, failed

为后 Google Reader 时代做准备了,其中一环是 IFTTT。 不过最后也没在国内搞定 IFTTT 连接 Google+。用 email 发布 Google+ 需要找出它的secret email。这东西需要 Google Voice,然后 Google Voice 的 Text message forward 需要 US 电话还要接听电话验证。 嗯,办法不是没有但实在不高兴搞一堆帐号和软件去折腾这一个电话号码了。看来得找美国同事帮忙了。。

Posted in Computer and Internet, Web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英剧 Black Mirror

应该算是在中国相当出名的英剧了。第一集就很惊天地泣鬼神的把自家首相拉出来涮了一次。 个人印象最深的是第一季第二集,15 Million Merits。 庸俗与色情充斥社会的时候,只是感到无奈和同情;但看到对现有制度的反抗与呐喊也被同化到娱乐的结构中去的时候,感受到的恐惧却绝不逊于面对 Orwell 的 1984 中极端反人性的集权世界。两者同样将主人公的绝望与挣扎程式化的消解掉,同样将他们顺利转化为维持统治的道具,但 15 Million Merits 做的更理所当然与不动声色。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