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leepwalkers: A History of Man’s Changing Vision of the Universe

作者是 Arthur Koestler,追述天文学发展历史的书。

在序章,作者就表明了这本书不仅仅是对历史事实的叙述,而更是他对理性和信仰的关系以及对这些先驱的思想的解读。

正文从希腊、希腊化时期到罗马开始,重点在毕达哥拉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毕达哥拉斯继承俄耳甫斯主义,将他的学派发展成为理性和信仰的统一框架。柏拉图,至少在后世的理解中,则割裂了现实对信仰的作用。亚里士多德的理论体系经过西方的遗忘和重新发现后在中世纪僵化成阻碍科学发展的力量。

接下来则是最重要的几位近代天文学家,哥白尼,第谷和开普勒,伽利略,最后是集大成的牛顿。这里,作者又和我们讲了一个不同的故事。哥白尼由于不满意托勒密体系而独自将日心说完善成思想体系,却因为坚持圆形行星轨道的关系反而比托勒密多用了4个本轮。开普勒最早提出的是用正多面体间隔的日心体系,向这错误的目标几十年后他最终得到的是正确的开普勒三定律。伽利略虽与开普勒同时代,却因执拗于陈旧且错误的哥白尼系统而和教廷最终摊牌,而在屈服于教廷后他才写出最他重要的著作:两个世界系统的对话。在开普勒和伽利略扫清了障碍后,牛顿终于得出了力学三定律和万有引力定律,用动力学解释了太阳系行星的运动规律。

书名 The Sleepwalkers 无疑表现了作者贯穿全书的一个思想之一。科学并不是一个直线发展的过程,不少先驱本人并不清楚他们要追寻的目标,也不一定理解苦巡中得到的真理的价值。但在这梦游一般的追寻中他们收集到的知识不会被遗忘,即使经历千年的间隔。

篇尾的几篇随笔中,作者对思想的“演化”的类比已经很接近 Richard Dawkins 的 meme 论述。思想并不是在“进步”,而更像是在“演化”。不适应“环境”或是过适应的思想会渐入消亡,而适应“环境”并得出成果的思想会逐渐扩大影响力。

作者另一个主线思想则是信仰的指引作用。对毕达哥拉斯和开普勒来说,理性和信仰要解决的问题是相同的:在看似无常的世界中发现宇宙和谐永恒的规律与价值。而科学发展的冰河期对应于两者分离的时期,中世纪神学家信奉只有把目光移开现实才能领悟真理的柏拉图主义。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ook, Science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