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4

Ender’s Game

先去看了电影然后回来补了小说。小说同时获得星云奖和雨果奖。 和所有优秀的小说一样,作品的主题是多方面的。 主题之一是现实压力下的伦理考量。为了目的,是否怎样的手段都可以正当化。为赢得即将面临的战争,是否可以舍弃青少年的权利。为了人类的生存权,是否可以剥夺另一个种族的未来。游戏和战争的分界线又在何处。 不过现在不打算讨论伦理方面的问题,留待下次有机会再回顾吧。 主题之二则是领导能力。这也是这篇小说经常成为军事组织如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推荐阅读材料的主要原因。下面简单列举下我所看到的值得注意的几点关键。 1. 认识环境。 Ender 刚进战斗学校,校长 Graff 当着其他学生的面表示 Ender 是他们中最为优秀之时,他明白这不是表扬,而只是为了孤立自己而做的表演。当处在敌视自己的长官之下时,他知道哪些规则可以为己所用,也知道怎样的手段可以在保全对方的面子同时达成自己的目的。当所有人都在争夺 Game 的胜利的时候,Ender 早已意识到 Game 本身只是教师们来评价学生能力的途径之一,他的敌人不在这里。 无论个人还是组织,都处在现实的物质基础和上层建筑之下。主观能动可以一定程度上改造环境,但前提是必须首先理解和认识环境。 2. 不断学习,不断提升自己。 不可否认,Ender 有着极其敏锐的直觉。在刚进入零重力时,他就意识到了之前习以为常的上下概念已经完全失去意义。在首次看到战队对抗的时候,就已经在考虑怎样的战术布置能够战胜自己的队长。但他没有止于此,他的训练时间比别人都长,他从朋友和伙伴中学习,从别人的成功和失败中学习,从历史和资料中学习。Ender 清楚的认识到,开始他可以凭借他的直觉和非常规战术获得胜利,但很快对手就会学会应对方法,只有不断创新,提升自己和提升他的团队,才可能保持领先。 在知识经济中,并不是说只要创新就能够成功,但停止进步却几乎可以保证失败。 3. No authority except excellence. 在战斗学校中,阶级的构造并不如正规军队严格。Ender 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如上的 no authority except excellence,权力只源自卓越。Ender 在刚被分配去 Bonzo 的战队时,就已经组织起新入生的自发训练,无形中成为他们的领导者。在他成为队长之前很久他就已经得到了很多人的尊重和钦佩,并发挥一定的影响力。在 End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ilm, Management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