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er’s Game

先去看了电影然后回来补了小说。小说同时获得星云奖和雨果奖。

和所有优秀的小说一样,作品的主题是多方面的。

主题之一是现实压力下的伦理考量。为了目的,是否怎样的手段都可以正当化。为赢得即将面临的战争,是否可以舍弃青少年的权利。为了人类的生存权,是否可以剥夺另一个种族的未来。游戏和战争的分界线又在何处。
不过现在不打算讨论伦理方面的问题,留待下次有机会再回顾吧。

主题之二则是领导能力。这也是这篇小说经常成为军事组织如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推荐阅读材料的主要原因。下面简单列举下我所看到的值得注意的几点关键。

1. 认识环境。
Ender 刚进战斗学校,校长 Graff 当着其他学生的面表示 Ender 是他们中最为优秀之时,他明白这不是表扬,而只是为了孤立自己而做的表演。当处在敌视自己的长官之下时,他知道哪些规则可以为己所用,也知道怎样的手段可以在保全对方的面子同时达成自己的目的。当所有人都在争夺 Game 的胜利的时候,Ender 早已意识到 Game 本身只是教师们来评价学生能力的途径之一,他的敌人不在这里。
无论个人还是组织,都处在现实的物质基础和上层建筑之下。主观能动可以一定程度上改造环境,但前提是必须首先理解和认识环境。

2. 不断学习,不断提升自己。
不可否认,Ender 有着极其敏锐的直觉。在刚进入零重力时,他就意识到了之前习以为常的上下概念已经完全失去意义。在首次看到战队对抗的时候,就已经在考虑怎样的战术布置能够战胜自己的队长。但他没有止于此,他的训练时间比别人都长,他从朋友和伙伴中学习,从别人的成功和失败中学习,从历史和资料中学习。Ender 清楚的认识到,开始他可以凭借他的直觉和非常规战术获得胜利,但很快对手就会学会应对方法,只有不断创新,提升自己和提升他的团队,才可能保持领先。
在知识经济中,并不是说只要创新就能够成功,但停止进步却几乎可以保证失败。

3. No authority except excellence.
在战斗学校中,阶级的构造并不如正规军队严格。Ender 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如上的 no authority except excellence,权力只源自卓越。Ender 在刚被分配去 Bonzo 的战队时,就已经组织起新入生的自发训练,无形中成为他们的领导者。在他成为队长之前很久他就已经得到了很多人的尊重和钦佩,并发挥一定的影响力。在 Ender 被给予队长的权力之后,他以队员个人能力的成长,队伍的默契配合,对队员的了解和信任,正直待人言出必应,以及全胜的战果得到所有队员的认同和尊敬。同时,在和队员的训练中,Ender 进一步提炼了自己的战术思维。
在一般的情况下(军队另话),领导的实践在于双赢的博弈,对于个人来说,能够获得收益和提升能力,对于组织来说,能够超越个人的局限而达成既定目标,对于领导者来说,提升他人的同时也在提升自己的能力和影响力,并从实践中反思以获得珍贵的知识。

4. 共同目标。
Ender 成为队长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所有人清楚表明团队的目标:获胜。同时,整个团队不断提醒自己,他们的战队是最优秀的,任何条件下都为了追求胜利。在情势不利时,共同的目标维持了团队的动力,集体感情则维系了队伍的凝聚力。
企业愿景和企业文化在现实中起着类似的作用。
团队文化这方面还有更多仪式化的实践,可以参考电影 Full Metal Jacket 的前半。

5. 了解属下,给予责任。
Ender 在团队首次训练结束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记录所有队员的能力,长处和短处,以及需要哪些训练以改进。在战队中,他把任务交给小队长,让他们以自己的权限和自由来达成目标,对于最有成长潜力的队员,他给予最重要的任务,没有一个人被认为是无能或无用的。在他进入指挥学校之后,他和小队长的了解达到了信赖的地步,他理解并信任小队长的特长和战术能力足以完成目标,而他的小队长们则信赖他的战略观点并遵从他的决定。
Ender 准确分配各人适合的战场和战术目标的能力在之后的和外星人的战争中是人类的决定性优势之一。他和他的小队长的默契能够匹敌 Buggers 的统一精神指挥的速度和反应,而他和属下共同的主动性和创造力则超越了单一思维的对手。
在企业中也是如此,下属的失职在不少情况下其实是管理者的失职,知人善任是好的领导者的必备能力,而合适的权力与责任的分配是激发创造力和能动性的催化剂。

6. 正直。
Peter Drucker 会把这列为第一项吧。只要 Ender 认为是朋友,他都会以诚相待,即使对队员有时不得不维持队长的威严,但他也会立刻告诫自己:no authority except excellence,并谨记公平对待所有队员。
与之相对的则是军队的做法,阶级分明,秘密主义,期以此来隐蔽真相和利用他人。也因此,Graff 和 Ender 始终处于相互猜忌的情势中,对 Ender 来说 Graff 的所有姿态都只是演技,以训练他成为最好的指挥官。两者的猜忌在 Ender 最终得知模拟器的战斗训练都是被 Graff 和 Macer 隐藏事实的真实作战后爆发至不可修复的结局。
大多数人并不处在军队的结构中,因此对领导者来说,正直往往是最简单有效的策略。

电影中的管理学其实是挺有趣的话题。至今仍记得大学时管理课上教师对 拯救大兵瑞恩 的管理学和领导能力分析。带领一只刚体验过诺曼底登陆这样的地狱的团队再次深入敌境进行一次几乎是自杀式的任务,这种挑战可不是泛泛的领导者能够应对的。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Film, Management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