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4

Frozen

Disney 不愧是个伟大的制作室。这次的音乐动画电影 Frozen 令人耳目一新。 同是音乐剧,如果说去年的 Les Misérables 展现的是残酷与救赎的宏大史诗,现在的 Frozen 则是关于亲情与爱的美丽童话。 剧中神曲 Let It Go 有 Elsa / Idina Menzel 和 Demi Lovato 的单曲版。Lovato 的演绎更具戏剧性和张力,而 Menzel 的声音更有磁性也与绚丽的动画配合无间。 也听了下中文版的《随它吧》,个人以为其缺陷也就是译文的微妙之处了。“随它吧”对应到英语更接近“Let It Be”,句尾弱音,而“Let It Go”一句特别是曲中则是句尾强音,有渐强至飘飘欲飞的感觉。仅此的细微差别在演唱的意境中就有了十分显著的区别了。 看完 Frozen 第二天上海就飘雪了,非常应景。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Fil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概率论与大学教程

依旧在啃 Bishop 的 Pattern Recognition and Machine Learning,仍然跋涉在线性和分析的章节部分。按这进度看来要写这本的介绍看来是遥遥无期了。 于是先这样,接个简单点的话题,吐糟下国内大学的一般概率论(非数学系)教程吧。 网上可以找到上海交通大学非数学系的[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的提纲,北京大学数学系的[概率论]的提纲。 两者的共通之处是在第二章就开始了随机变量和概率分布的介绍。也就是说,这两份课程不约而同的从第二章就开始了概率论的应用,而之前仅仅一章就是概率的定义和解释的全部内容了。 在我看来,涉及随机变量之前,有3个内容是必须要解释清楚的。 首先,是 Kolmogorov 基于样本空间和测度论的概率论公理系统。至少目前这是最通用的公理系统。随机变量仅是定义在这一系统上的映射而已,具有便利的应用价值罢了。 其次,是概率论的物理解释。 一种是基于频率的解释,另一种是基于倾向的解释。前者用重复试验的结果的相对频率的极限来定义概率,后者直接用倾向性或机会来定义概率,相对频率则是这一倾向性的表现。 国内的课程通常要么是显式的使用经典的等概率解释,要么是隐式的使用频率和倾向两种解释的混合。由此,教材往往以联系概率和相对频率的中央极限定理和大数定律来收尾。 最后,是概率论的主观解释。 在这里,概率论更经常的被称为 Extended Logic,看作演绎逻辑的推广。命题可以是正确或是错误,但是由于缺乏足够的信息我们只能根据不确定程度给予一个先验的概率。随着新数据的出现,不断依照贝叶斯公式更新这一概率。 这部分内容在国内的教程里基本看不到。这方面,短的话可以看 Jaynes 的 Bayesian Methods: General Background,长的话可以看 Probability Theory: The Logic of Science。 离题,说下个人对科学类教材选择的准则:看下书后的 Reference 里有没有一些20年之内的引用文献(除非你看的是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或是开普勒的《世界的和谐》)。这样做至少能知道该教材是否还算现代。当然如果连 Reference 都没有的话就建议直接忽略了。

Posted in Science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