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aking of the Atomic Bomb

1988年的普利策非小说类奖。

主要叙述线索是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核物理发展,第二次世界战争,以及美国曼哈顿计划研制核弹的进程,和最终广岛和长崎的核弹轰炸。

一条主要的支线是随着战争的扩大,无差别的战略轰炸也在逐步升级,平民的死伤则更加惨重。1943年7月的汉堡大轰炸造成4万平民丧生,1945年3月的东京大轰炸的死亡人数达到10万,最后8月广岛和长崎的核弹轰炸导致10万至20万平民丧生。

另一条重要的支线是了解曼哈顿计划的科学家对战后政治秩序和核威慑的先见和担忧。Bohr 和 Szilard 是其中的代表。Bohr 曾先后会晤 Churchill 和 Roosevelt 以期在美苏两国形成核军备竞赛之前通过开放和可核查的机制来形成一定程度的相互信任(Bohr的 Open Letter to the United Nations)。对于科学家来说,核弹所需要的理论基础早已是公开知识了,最后的关键因素只是工业技术和国家级别的大规模投资。而对于政治家和军人来说,严格的保密机制和数年程度的军事与政治优势才是重点。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ook, Science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